党刊:汪东兴曾布置拘捕“四人帮”请华国锋就座

发布时间:2015-09-02 09:35:28
党刊:汪东兴曾布置拘捕“四人帮”请华国锋就座

  【编者按】

  2007年第1期的《党史博览》刊发了署名武健华的回忆录《我在参与逮捕“四人帮”前后的经历”》,文中以第一人称回顾了毛泽东去世后,决定并实施逮捕“四人帮”的全过程,以下为节选:

党刊:汪东兴曾布置拘捕“四人帮”请华国锋就座

  1976年10月2日下午3时许,中共中央副主席叶剑英再一次来到中央办公厅主任汪东兴在中南海南楼的办公室。叶帅说:“最近形势很紧张,这也是我们意料之中的。中国人常拿‘庆父不死,鲁难未已’来比喻首恶不除,祸乱不止。我看‘四人帮’不除,我们党和国家是没有出路的。”汪东兴说:“为了继承毛主席的遗志,挽救党的事业,我们有责任粉碎‘四人帮’这个反革命集团。”叶帅探着身子,压低声音问汪东兴:“你考虑好了吗?”汪东兴用肯定的语气说:“我认为形势逼人,不能再拖,到了下决心的时候了!”叶帅坚定地说:“对!我们要立即找华国锋同志谈,要加速采取果断措施!”

  送走叶帅之后,汪东兴召集中央办公厅副主任张耀祠、李鑫和时任中央警卫局副局长、八三四一部队政委的我来到南楼办公室,指示说:“中央已经下了决心,对‘四人帮’要采取行动。……你们先琢磨出一个行动方案。我要到华国锋那里去,等我回来后,咱们详细讨论行动方案。”我们在汪东兴的办公室一直研究到10月3日凌晨4时,提出了粉碎“四人帮”的初步行动方案。这个方案设想,在中南海怀仁堂采取行动拘押“四人帮”,以在怀仁堂召开中央政治局常委会研究《毛泽东选集》第五卷出版问题和建造毛主席纪念堂选址问题的名义,通知王洪文、张春桥参加会议。在怀仁堂解决王洪文和张春桥的问题之后,再依次分别处置江青和姚文元的问题。毛远新与“四人帮”区别对待,对他采取就地“保护审查”。

  10月3日、4日,汪东兴分别向华国锋、叶剑英汇报了行动方案,得到了华、叶的同意。

  10月4日上午,我和中央警卫局副局长毛维中、人民大会堂管理局局长刘剑,随同汪东兴以检查战备为名检查了拟作为隔离“四人帮”地点的地下工程,并进行了安排布置。

  为了做到心中有数,确保各项工作落实,10月5日下午,华国锋在汪东兴陪同下亲自到地下工程视察,重点检查了几个隔离点的准备情况。

  10月4日、5日,我随同汪东兴对实施拘捕“四人帮”地点的怀仁堂会场及其大小门出入口、停车场进行了细致检查和安排部署,又制订了几种应急预案,并从中央警卫局机关的局、处、科级干部及八三四一部队的师、团、营级干部中选出了对付王、张、江、姚及毛远新的五个行动小分队和参加此项任务的其他人员,并对他们进行了编组。

  10月6日上午8时,汪东兴让中央办公厅秘书局向中央政治局常委发出了通知:华国锋副主席今晚8时在中南海怀仁堂正厅召开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内容有两个:一、研究《毛泽东选集》第五卷的出版问题;二、研究建造毛主席纪念堂的选址问题。

  10月6日中午,经汪东兴同意,我到中南海内外观察动静,察看有无可疑征候。我先从南海走到中海,着重看了中南海大西门到怀仁堂一带;又骑上自行车环绕中南海外围转了一圈,特别对中南海周围的几个制高点,如电报大楼、景山、白塔等处进行了观察,一切如常。回来后,我报告汪东兴:“没有发现异常情况。”汪东兴说,按照计划进行。

  10月6日下午3时30分,我受命通知行动小组全体同志,到中南海南楼汪东兴办公室集合,等待接受任务。随后,汪东兴分别对每一个小组进行了动员,下达了粉碎“四人帮”的行动任务。汪东兴说:“党中央已经作出决定,对‘四人帮’今晚要采取紧急措施,进行隔离审查。‘四人帮’拉帮结派,阴谋篡党夺权,对于这一点,同志们都是早有所闻,比较清楚的。现在情况发展到我们非动手不可的时候了。”“这是关系党和国家前途命运的你死我活的斗争,要求你们必须坚决果敢地去完成这次战斗任务,决不能辜负党和人民对我们的重托!”每个行动小组都坚决表示:“保证完成任务!”汪东兴又说:“今晚具体集结时间、集结地点、车辆配备,以及如何相互协调的问题,由武健华同志分别向你们布置交代。”

  下午5时,在中南海东八所小会议室,由我主持紧急召开了当晚参加行动的其他一些同志的会议。按照汪东兴的讲话精神,我向参加会议的同志作了政治动员,下达了具体任务,提出了保密要求,同时宣布:今晚6时30分,分别集结到指定位置,听候命令。

  下午6时,我赶到中南海南楼汪东兴办公室,汇报了东八所开会的情况。汪东兴说:“你现在就到怀仁堂,先检查一下,不要有任何疏漏。我一会儿就到。”我当即前往怀仁堂,看到行动队员和会场工作人员正在向怀仁堂集结。6时30分,汪东兴也到达怀仁堂。他又对怀仁堂一一进行检查,对有关人员进一步明确任务。

  怀仁堂地处中南海的西侧,距中南海西门不过200米。怀仁堂的内部结构主要由五大块组成:进入正南面的大门,迎面有一幅精制的特大雕花屏风,这就是东西狭长的前厅;从前厅两头转弯向后,就是东、西休息室;前厅和东、西休息室中间是舞台和大礼堂;大礼堂北头就是怀仁堂正厅。

  五个行动小组准时分别集中到指定位置待命。汪东兴来到执行拘押王洪文、张春桥任务的两个小组,再次进行了鼓励动员,并指示我察看负责江青、姚文元行动小组的情况。

  检查完之后,汪东兴回到了中南海怀仁堂正厅。怀仁堂正厅是一个多功能大厅,南向木门打开可与大礼堂成为一体,北向木门敞开又与后花园贯通。往日的正厅独具风韵,但今天这里的布置却与往常不同。汪东兴亲自指示对厅内布置进行了调整。正厅的北侧原来设有一扇大屏风,为了便于隐蔽,利于行动,又在正厅的中门以东由南而北增加了几扇中小型轻便的屏风。沙发一律搬掉。场内摆了一张不大的长条会议桌,在桌子北面为华国锋、叶剑英准备了两把扶手椅。桌子上原有的茶具、文具等全部被撤掉。

  晚7时20分,叶剑英来到了怀仁堂。7时40分,华国锋也走进了怀仁堂。稍事停顿,汪东兴对华国锋、叶剑英说:“现在是7时45分了,请你们入席就座吧!”三人一起走进正厅,分别坐定。汪东兴向华、叶副主席指了指正厅的东南小门,加重语气说:“王洪文、张春桥他们就从这里进来。”汪东兴又向西转身说:“我的位置就在这排屏风后面。”接着,汪东兴看了看我,指着场内和小门附近,对华、叶说:“武健华就在这里。他可以里外照应。”

  晚7时55分,王洪文来到怀仁堂。他左手提着文件包,挺胸直背、趾高气扬地走向正厅。当他走进小门后,还没来得及吭气,便被两眼放光、威武勇猛的突击队员牢牢地禁锢在离华国锋、叶剑英5米左右的正面。华国锋两臂依托在桌子上,面对王洪文庄严地宣布:“王洪文,你不顾中央的一再警告,继续结帮拉派,进行非法活动,阴谋篡党夺权,对党和人民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行。中共中央决定,对你隔离审查,立即执行。”王洪文惶恐万状,还未及作出反应,就被行动小组扭离现场,戴上铐子,押上了早已准备好的红旗轿车,拘押到隔离室内。

更多精彩新闻请点击>>>澎湃新闻网


拉蒂搜索,让你体验无竞价排名的搜索引擎!精彩词条推荐:65535


友情链接

独家出品

新闻由机器选取每5分钟自动更新

新闻搜索源于互联网新闻网站和频道,系自动分类排列,本站不刊登或转载任何完整的新闻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