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90后成离婚主力军 “元凶”多为闪婚-中新网|

发布时间:2016-06-10 15:32:59
80后90后成离婚主力军 “元凶”多为闪婚-中新网   随着80后、90后青年男女进入婚嫁育龄高峰期,离婚案件也相应地上升。4月6日,皇姑区人民法院公布离婚案件统计显示,去年80后、90后离婚案已占全年受理离婚案件的一半,并逐年呈上升趋势。  80后、90后离婚案近20%是“闪离”  2015年,皇姑区人民法院共受理离婚案件879件,其中,80后、90后离婚案件占全年离婚案总数的一半。80后、90后离婚成离婚诉讼主力军现象,在沈河、铁西、和平、大东、浑南、于洪等区基层法院均也有所体现。  2013年,皇姑区人民法院受理843件离婚案件中,80后、90后离婚案才仅占31%。仅仅两年后,80后、90后离婚案就已占据了离婚案的半壁江山。   在追求幸福婚姻方面,女方表现要强于男方。在80后、90后离婚案中,六七成离婚案是由女方提起的。皇姑区人民法院民四庭审判长孙鸿雁表示,80后、90后离婚案件中有近20%是“闪离”案件。  通过对离婚案件的统计分析,皇姑区人民法院发现现实差距、“闪婚”、少忠诚缺信任是导致80后、90后“闪离”的三大原因。  娇生惯养,缺乏宽容、忍让  “80后、90后生活阅历较少,经历了恋爱的激情、浪漫,被鲜花、礼物包围,被誓言、温情感动,可当真正进入婚姻状态,才发现婚姻并非是激情延续,而是锅碗瓢盆碰撞。”皇姑区法院民四庭审判长孙鸿雁表示,一些80后、90后夫妻被娇生惯养,缺乏宽容、忍让,生活独立性差,因为理想与现实的差距,遇到小事也各不相让,争吵过后往往找各自父母诉苦,而一些不明事理的父母介入后,很容易使小矛盾演变成两个家族的战争,离婚也不可避免。  因逛街产生的分歧   85后李强(化名)和吴丽(化名)结婚一年多,一起到太原街去逛街。因先看男装还是先看女装问题,双方发生了争吵,李强一冲动挥手打了吴丽一耳光。吴丽哭着跑回了娘家,吴丽的父亲也不够冷静,打电话把侄子等亲属喊来,兴师动众前往李家讨说法。  没想到,双方争执不下发生口角。吴家仗着人多把李家给“抄”了,将屋内的物品都砸坏了。一看这样,李强也怒了,将岳父打成了轻伤。吴家报警将李强抓了起来。后来,李强检查发现自己也被打成了轻伤,岳父和其侄子因此被抓。  因为这一巴掌,因为双方父母的参与,李家、李强夫妻、吴家、吴丽的哥哥家全牵连进去。李强不仅丢了工作,还因故意伤害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出狱后,李强将吴丽告上法院要求离婚。离婚时,双方亲属全来听庭,你一言我一语,谁也不肯让步,法官只好将所有人都请出法庭才得以进行审理。  另一方面,面对家庭财产的分割时,吴丽又做不了主,事事都要问父母。双方父母又一次参战,连一个枕头都要争抢。孙鸿雁表示,作为双方家长,遇到小两口闹矛盾应该理智处理,即便这段婚姻结束了,但下一段婚姻还会经历类似问题;作为年轻人,遇到问题要学会自己处理。  “闪婚”成“闪离”导火索  80后、90后闪婚族将婚姻当成游戏,不少年轻人一见钟情,闪电完婚,采取先结婚再恋爱的方式。在他们看来,一是省时间,二是希望时间久了会培养出感情,即便培养不出感情,离婚也无所谓。  “80后、90后学业重,工作、生活压力大,一些人将自己拖入剩男剩女行列,面对父母的逼婚,遇到一个相对不错的人还没来得及真正了解,就闪电结婚。”孙鸿雁表示,但在生活背景和经济条件的差异下,幸福“闪婚”往往变成悲伤“闪离”。  孙鸿雁称,“闪婚”还有一个主要成因是婚前性行为,未婚先孕、奉子成婚也成了闪婚的原因。  奉子成婚,婚后3个月离婚  在皇姑区法院2015年审理的一起离婚案中,李某与妻子贺某在朋友的聚会上一见钟情,很快发生了性关系,不久贺某怀孕,两人在贺某怀孕4个月时匆忙结婚,婚后3个月就发生了矛盾,结果离婚。  “‘闪婚’缺少婚姻形成的两个必要的条件,一是爱情,爱情是婚姻成功的感情基础;二是两人之间的相互了解,缺少了解草率行事是对自己、家人不负责的表现。”孙鸿雁说,从闪婚到闪离所形成的恶性循环注定对家庭及整个社会带来不利影响。  忠诚度差:  发生“网络恋情”或“一夜情”  忠诚度差,缺乏信任是80后、90后“闪离”的第三个原因。孙鸿雁表示:“多年前,夫妻间家庭矛盾主要集中在夫妻个性、相处、婆媳关系等问题上,但近年来,因婚外情离婚的案件逐年增多,特别是80后、90后离婚案件。”  在审理80后、90后离婚案件时,很多“网络恋情”、“一夜情”发生在婚后1年至3年,甚至是蜜月期,更有甚者在和对方结婚时就同时存在一个或几个固定性伴侣。  男方长期与多名女子偷情  1982年出生的孙女士与周先生经人介绍确立恋爱关系。2009年12月,双方登记结婚。孙女士说,结婚后,周先生对她并不关心,有时还动手殴打。更让她无法接受的是,周先生长期与多名女子开房偷情。一次,周先生偷情被抓现行后,书写一纸声明,声称如果再有出轨行为,自己名下的财产就全归孙女士,自己净身出户。事后,孙女士还是发现并掌握了周先生多次与异性开房偷情的证据,将其告上了法院。  庭审中,周先生同意离婚,并拿出了孙女士与他人开房的证据。对此,孙女士不承认,而且酒店所出具的证明也显示:“孙女士没有与他人同房入住,其登记只是帮对方结账。”最终,法院认定没有证据显示孙女士与异性开房,对周先生的辩护不予采纳。  此外,因为现在社会“开放”,充满诱惑,有的婚姻中本来没有第三者,却要捕风捉影,无端猜疑,弄得双方都筋疲力尽。在皇姑区法院审理的一个案例中,任某与妻子乔某婚后过得平静而幸福,乔某由于工作越来越忙时常晚归,久而久之任某总怀疑妻子有婚外情,经常检查妻子行踪,乔某不胜其烦,矛盾愈演愈烈。2015年11月3日,在调解无效的情况下,任某与乔某离婚。  沈阳晚报、沈阳网主任记者 王立军也许您也喜欢:

友情链接

独家出品

新闻由机器选取每5分钟自动更新

新闻搜索源于互联网新闻网站和频道,系自动分类排列,本站不刊登或转载任何完整的新闻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