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层公务员系列:今天你被“规矩”了吗?

发布时间:2016-01-14 12:17:42
基层公务员系列:今天你被“规矩”了吗?

  本文选自博客玩转校园的博客,点击查看原文

  一入公门深似海。

  李雷毕业时这句话很流行。在觥筹交错、哭闹搂抱的散伙饭桌上,这话成了送给即将进入体制内、手捧“金饭碗”的同学的“标准”祝词,当然,祝贺的对象中也包括他自己。

  他那时对这句话颇不以为然,觉得不管在什么地方,都可以凭自己的才干,闯出一番天地。

  七年后,当生活以惯用的“暴力”方式狠狠“教育”了他,他才明白三年前的自己是多么浅薄无知、少不更事。和其他人一样,彼时的他看到的只是体制的“美好”,却从未想过获得“美好”的同时,必须要付出对等的代价。

  比如彻底服从。

  比如遵守“规矩”。

  大萝卜、小萝卜、?丝

  李雷刚工作时,为考取公务员[微博]得意过好一阵子,毕竟在号称“天下第一考”的公考中脱颖而出,成为市级机关中的一员,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就连部门领导在“迎新会”上都鼓励他好好干,年轻人前途无量。李雷见状也是醉了。

  然而好景不长。半年之后,一次偶然的机会,李雷得知当初报考自己这个岗位的三人中,有一人是单位主要领导的亲戚,也就是所谓的“大萝卜”;另外一人是下属事业单位的人,之前被部门领导借用了一年,准备通过公考“转正”,也就是所谓的“小萝卜”;只有自己是毫无背景和关系的“?丝”。“大小萝卜”的面试成绩都比自己高的多,本来录用人选肯定在他俩中产生。但后来“大萝卜”去了待遇更加丰厚的国企,“小萝卜”转去了单位里更有实权的地方,本部门又急需人手,作为“备胎”的自己才得以侥幸进入。

  此后很长时间,一向在同学聚会上喜欢表现的李雷却一直保持了沉默。

  熟悉工作要付“学费”

  李雷刚来时,部门领导曾慎重嘱咐,先熟悉一下工作内容和流程,要向老同志学习,不懂的地方多问问别人。李雷把单位和部门的“三定”职责反复看了几遍,自认为“胸有成竹”,于是坐等着领导来交办重要工作。可三个月过去了,李雷一件重要的工作都没接手,每天除了做“影帝”、打扫办公室卫生、收发报纸信件、更换饮用的纯净水,就是被部门里的“老法师”们差去送文件、订会议室、联系参会人、传真敲章、寄送快递包裹等“杂活”。由于不熟悉机关工作流程,李雷犯了不少“低级错误”,其中有一些还是帮忙“帮”出来的问题,但最后接受批评的却只有他一个人。李雷一开始感到很委屈,私下里也向一位平时关系还不错的同事吐了吐槽,结果没几天整个部门都知道了这件事。看着领导和其他同事“异样”的眼光,李雷如坠冰窖。

  两年后,在机关工作与生活已经走上正轨的李雷才明白,“三定”职责里最重要的、也是最不能忽视的职责,就是最后一条??“完成领导交办的任务”,哪怕这任务和你没有丝毫关系。当领导交办的任务和老同志委托的事情没有冲突时,二者都要完成,这也是“向老同志学习”的另一层含义。

  颇有“深意”的考核

  机关里的考核分为对单位的考核和对个人的考核。作为行业主管部门,李雷所在的单位每年都会对“条”里的基层管理部门的工作业绩进行考核,考核结果通报给地区政府作为“块”里考核的依据之一。这样的考核,李雷作为具体工作的执行人参与过两次。

  由于地区实际情况不同,工作开展起来难易程度不同,取得的工作成效也不同,反映在考核结果中就是基层单位的分值有高有低,而且差距较大。然而,最终交到地区政府手里的考核结果却完全不同,公文里不但只表扬先进、不提后进,连级别和名次间的分数差距也缩小了,李雷知道,这是单位领导班子“调整系数”的结果。

  在李雷工作的第四年,他获得了工作以后的第一项荣誉??公务员个人嘉奖,也就是“优秀公务员”。但李雷却高兴不起来,部门里的老同志这两年基本都退休了,中生代几乎没有,他就成了资历最深的“青年老干部”,得到这个荣誉也变得“理所当然”。据他了解,单位里评优评奖的候选人一般都会由部门自行申报,而部门候选人产生的方式主要有两种:人数少的部门,风水轮流做,明年到你家;人数多的部门,资历浅的“多数”服从资历深的“少数”。不管是哪种办法,都与工作成绩无关。

  “神秘”的晋升之路

  李雷工作第六年,单位组织了机关青年后备干部评选,据说进入后备的青年干部,将作为未来的处级干部予以重点培养。为了保证公平公正公开,单位还特意设置了民意测评(海选)、处级干部推荐、局级干部集体讨论三个环节。李雷反复研究了评选要求里候选人的条件,心里打起了小算盘:政治立场坚定、本科以上学历、正科满三年、业务工作熟练、文字能力较强这几样自己都满足,机关里符合条件的也就那么几个,加上自己人数刚好。部门里也就韩梅梅能和自己竞争一下,但她两年半的正科经历是个“硬伤”,构不成威胁。

  人算却不如天算。评选结果出来,除了李雷,其他符合条件的人都在名单内,顶替他的正是“没有威胁”的韩梅梅。李雷去组织人事门讨说法,答复是韩梅梅此前在机关挂过半年处长助理的经历计算在内,正好符合条件。

  事后,他听到小道消息,称这次评选上的几人资历都够“深”,唯一“浅”的韩梅梅,其父和市里某位大领导交情匪浅。

  他本能地不愿相信,但又不得不信。

  曲折的离去之路

  韩梅梅走了。在李雷工作的第七年,她去了人人羡慕的市财政局,身份也由后备干部变为副处长,正式进入领导干部序列。临走前,她想请一直照顾她的李雷吃顿饭,但被婉拒了。于是她留下了新单位的联系方式,飘然而去。

  此后,关于青年后备干部评选和韩梅梅的言论渐渐平息,单位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所有人继续按部就班地上班下班、工作生活。仿佛之前的事情根本未曾发生过。

  唯独李雷不同。

  他的话越来越少,他的心却越来越澎湃。

  当离开成为心里唯一的声音时,他选择了顺从,逃离这张看不见、却无处不在的“网”。

  没想到离开也不容易。单位用最低服务年限未到、离职需支付违约金等各种理由“卡”人不成,见李雷去意已决,便开始一拖几月,不给他办理离职手续。无计可施的李雷只好拨通了韩梅梅的电话。

  半个月后,李雷请韩梅梅吃了一顿饭,感谢她伸出援手。她看着面容平静的他,几次欲言又止。

  李雷最终离开了这座城市。他不知道要去哪里,他只是想去没有“网”的地方。





上一篇:不要让职评伤了各位老师的心-搜狐教育
下一篇:湖北大学将首建葡萄牙语专业-搜狐教育

随机推荐


火爆文章

友情链接

独家出品

新闻由机器选取每5分钟自动更新

新闻搜索源于互联网新闻网站和频道,系自动分类排列,本站不刊登或转载任何完整的新闻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