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我的噩梦从三条微信开始

发布时间:2015-12-09 17:21:52
口述:我的噩梦从三条微信开始

  导语: 于是,我想摆脱噩梦,我想麻醉自己。从来不喝酒的我走进了酒吧,一泡就是两个多小时。吴思林就在酒吧里闯进了我的生活。

  曾经幸福得象池中的鱼

  2009年10月,我和钱伟结了婚。当时,我们的婚姻让很多人羡慕,都说我俩是郎才女貌,天生一对。钱伟高大魁梧,面相英俊,在一家很大的企业做区域销售经理,收入也不错。

  一年以后,我生下了一个女儿,名字叫聪聪。女儿的到来,又给我们这个家增添了很多快乐。这时候的钱伟,凭着自己的才干和强力交际,被提拔为公司的销售总监,收入相当丰厚。我们很快拥有了一套大房子,一辆不错的车,还参股了好几家势头正猛的公司。每到周末或节假日,钱伟都会开着车子,带着我和孩子去兜风,去旅游。看着邻居、同事和朋友们艳羡甚至有些嫉妒的眼神,我简直就象池中的鱼一样幸福快乐。

  谁抢走了我的“性”福

  随着公司业务的不断发展壮大,钱伟开始全国满天飞,今天在广州,明天可能又去了北京。他在家吃饭的次数越来越少,应酬越来越多,有时候一个人在外面漂十天半个月的成了家常便饭。

  一开始,我很理解他,知道他很忙。但越往后来,我的心越虚。钱伟即便没有出差,也很晚才回家,问他就说公司太忙,陪客户吃饭或者去KTV飙歌。有几次,居然连家也不回了。

  按理说,我和他经常聚少离多,又是如狼似虎的年龄,小别胜新婚,我们在一起应该更有激情才对。但我们在一起的机会越来越少,即使我穿着薄薄的情趣睡裙故意在他面前晃来晃去,他宁愿盯着电视看,也不愿意多看我一眼。

  我知道他的工作压力很大,但再大,难道把男人正常的生理需求也压走了吗?一个星期不在一起,可以理解;一个多月不在一起,也可以勉强;两个多月不在一起,还能说得过去吗?除非他不回家,只要他一进家门,就喊累,然后倒头就睡。有时候我缠在他身边,他不是说累把我推开,就是敷衍地草草了事,连句温情的话都不愿意说。我开始怀疑身边睡着的男人是不是钱伟,是不是我一不小心上错了床。

  钱伟回家的次数越来越少,我的心也一天天变凉。难道电影电视里制造的婚外恋故事,真的要在我们家成为现实吗?我不敢想象,更不愿意相信。我开始想知道到底是谁剥夺了我的“性”福。

  三条锥心的微信

  2015年年5月19日,我永远都不会忘记这一天。这一天对我对钱伟来说,都是一个巨大的人生转折。

  几个好姐妹逛完街,要到家里蹭饭。我做饭的时候,发现鸡精没有了,就让钱伟赶紧去楼下的小商店里去买。钱伟慌里慌张打开门就出去了。那几个朋友就和我开玩笑说,小心老公被别人拐跑了,有钱人又帅气,现在的漂亮女孩就喜欢傍高富帅。我虽然一笑而过,但心里还是酸溜溜的。

  我进卧室的时候,发现钱伟的手机扔在床上。他一惯是手机不离身,特别是这半年多的时间,即使回家也把手机装在口袋里,要么就是关了以后才放在一边。孩子喜欢玩手机里的游戏,当着我的面他从来不让女儿玩,要玩就把她带到书房里玩,两个人躲在房间里半天不出来。现在回想起来,他是怕我无意中发现他的秘密。

  钱伟的手机先是蜂鸣了一声,我没太在意,心想可能是没电了吧。隔了两分钟左右又响了一声,然后来电的铃声响了两下。我把手机拿起来一看,屏幕上显示两条微信和一个未接电话。女人的敏感让我想看看信息里的内容,又担心万一钱伟回来,知道我偷看了他的微信,会不会怒发冲冠。正犹豫不定的时候,第三条微信又进来了。我决定冒一下险。

  不看则已,看完以后,肺都要气炸了,我感觉天一下子塌下来了。信息是一个叫小文的女人发来的。她说她从上海出差回来了,很想他,晚上不见不散。

  我欲哭无泪!这就是我所谓的幸福婚姻吗?这就是父母引以为荣的好女婿吗?我把三条微信全部转发到自己的手机上,然后把信息从钱伟的手机里清除掉。我要把信息保存下来,我要质问钱伟,他背地里究竟和多少个女人上过床!

  钱伟的手机又响了,又是那个女人打过来的。我按了接听键,问她究竟是谁。她先迟疑了一下,反问我是谁。我说我不是谁,是你要找的那个男人的老婆。对方啪地一声把电话挂了。

  我不知道什么时候钱伟已经站在我的身后,他看着满脸泪痕的我和我手里攥着的他的手机,脸色有些难看。我没有拿着证据戳着他的鼻子破口大骂,也没有在他面前刻意表现出把柄在握的咄咄逼人,毕竟有几个好姐妹还在客厅里,我不想家丑外扬。钱伟心虚地问我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情。我把手机扔进他的怀里,说有个叫小文的女人打电话来,让你快点去见她。手机在钱伟的手里,象烫手山芋一样滚了几滚,终于掉在地板上摔碎了。

  醉酒以后上错了床

  从这以后,钱伟几乎天天回家,很少在外面过夜。他给我赔礼道歉,乞求我的原谅。他说已经补偿了那个女人一笔钱,做了彻底的了断。为了表示他的诚意和决心,连手机号码也换了,每天回来都把手机开着,故意放在我的床头柜上。

  为了女儿,为了这个家,我尽量表现得大度和宽容,可是情感失衡的种子已经在心里破土发芽。每次他一出门,我便会辗转反侧难以入眠,那些肮脏恶心的画面,就象电影片花似地不断在我脑子里反复回放。我不断地想象此时此刻,钱伟正和哪个浪荡女人在床上激情狂欢。

  于是,我想摆脱噩梦,我想麻醉自己。从来不喝酒的我走进了酒吧,一泡就是两个多小时。吴思林就在酒吧里闯进了我的生活。

  我记不起来我们是怎么开始聊上的,反正一到酒吧,他准在老位置上等着我。他给我说了很多关于他的家庭和婚姻,他的妻子有了外遇,根本不把他放在眼里,他和妻子的婚姻已经走到悬崖边缘。我们俩因此有了很多共同语言,彼此都找到了可以倾诉的人。酒确实是一个好东西,喝醉以后什么都可以做,可以胡言乱语,可以摔碟子砸碗,可以指桑骂槐。我们就这么醉着笑着骂着哭着,回家的时间一次比一次晚。

  星期六的那天晚上,我们又喝了很多酒,两个人谁都没提出来要回家。从酒吧里出来,大街上已经很寂静,我们互相搀扶着,唱着乱七八糟的歌曲。路过一处街头花园,吴思林突然把我抱在怀里。我没有挣扎,任凭他狂热地折磨着……

  我们一连好几个夜晚都在一起。每次从这个男人的臂弯里醒来,我都感到莫名的惊慌和内疚。我清楚自己内心的挣扎和呐喊,我知道这是对家庭和婚姻的背叛,是对钱伟不忠的报复。可是钱伟,他在和别的女人狂欢时,有没有想过这些?他怎么就能那样心安理得?

  噩梦才刚刚开始

  当我从婚外恋的温床上彻底清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晚了。吴思林和他的老婆离了婚,他鼓励甚至胁迫我离开现在的家,和他开始新的家庭生活。他说他已经不能没有我。如果我不离开钱伟和他结婚,他就把一切公布在网上,包括我和他在一起暧昧的自拍照。

  为了报复老公出轨,我不慎上了贼船,居然把自己置入进退两难的危险境地!

  他不停地给我打电话发信息,迫使我一进家门就不得不把手机关上。有几次,他居然到新光花园的大门口堵我。我十分紧张害怕,仿佛惊弓之鸟。每次带着女儿回家,都要躲在远处左顾右盼,看他在不在。女儿曾问过我,在找什么。是呀,我在找什么?我在找已经远去的平静而幸福的生活吗?

  男人离开女人可以有一百个理由,可以拿金钱去补偿。女人呢?女人拿什么去补偿?我决定和吴思林说清楚,快刀斩乱麻。可一面对他,我的勇气全无,又鬼使神差地和他上了床。

  从此以后,每当我走进小区,门卫都会交给我一束玫瑰花,留言上写着吴思林的名字。面对女儿和钱伟质询的眼神,我的心一天比一天揪得更紧,倍感煎熬和慌乱,真害怕哪一天坚持不住,会突然崩溃……

  文章来源(杖打天下的博客)

  更多精彩内容敬请关注@新浪女性(微博)



上一篇:口述:离异女迷恋我男友竟假孕玩逼婚
下一篇:口述:八万八彩礼搅黄我们五年爱情

随机推荐


火爆文章

友情链接

独家出品

新闻由机器选取每5分钟自动更新

新闻搜索源于互联网新闻网站和频道,系自动分类排列,本站不刊登或转载任何完整的新闻内容